气候:还有五个月来避免在巴黎一场新的惨败-气候变化大会 - SQU法国高校质优联盟
  • Paris
  • Beijing

1 EUR

7.77 CNY

全国咨询热线9:00~18:00(周一至周五)wechat微信:0033750430119

法国实况

气候:还有五个月来避免在巴黎一场新的惨败


       一系列针对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措施的财政问题一直处于悬置状态,这让所有的非政府组织和发展中国家处于不利的境地。然而在年末将与巴黎举行的会议里却是协议的关键。

       很多人一直都怕。2009年哥本哈根峰会经常被视为失败的峰会,这片阴影如今重新笼罩在其后组织的头上不去。在距离巴黎峰会(第二十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开幕还有差不多五个月的此时,那些自秘鲁峰会参与至今的气候组织,除了进行无休止的会谈,没有得出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万众瞩目的于十二月份在布尔歇出现的历史性协议的草稿目前还停留在刚结束的波恩初级协商的阶段。196个来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代表早就在几个月前的日内瓦提交了这份草稿,并曾保证在今年初的莱茵城区初轮会议把这份草稿进行缩减。

       失去的痛苦。这份草稿几乎没有被橡皮擦过。对此,巴黎峰会的主席,同时也是要把它放入气候组织协约中的人,法比尤斯,感到十分担心。他的乐观态度似乎也在一点点地变弱。法国外长坚决不想重演哥本哈根的惨败,他要一份在巴黎峰会前就几乎能够签署的协议文本。更准确地说是从现在到十月底。

       这也就是为什么波恩会议上采用了新方法。该会议期间的两位主席,北美人Daniel Reifsnyder和阿尔及利亚人Ahmed Djoghlaf被寄予重任回到问题的关键。他们要在八月末波恩新一轮会议上推出的两份文本(一份将近三十页,包括约束参与过直到2030年的司法协议; 另一份有效期至更远)需要厘清在日内瓦采取的选项,不能删其中的任何一个。

      手段厉害然而结果不能保证,尤其当待处理的关键问题越来越多。第一个问题关于将会改变协约的司法性质。是坚持各项条例的实行,还是继续使用术语“有待实施的措施”?另外,这是不是一份有限制性权力的协议,如果是的话,要怎么产生效力?此外,要怎么对待根据国家、根据温室气体排放水平而区别的措施问题?最后,针对缓解适应气候变化的措施的财政问题怎么办?

       对于气候组织和发展中国家代表很不利的是,波恩会议上的卡壳使得在最后这个问题上得不到进展。然而,总统和外长却把它当做是第二十一届会议的关键。对于这个问题的质疑应该尽早被推翻,也就是说,要在会议之前。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几乎就不可能让贫困国家加入这个理应囊括所有国家的协议(不再只有工业国家)来制定新目标对抗气候变暖。

       相比京都议定书,这种全球性组成了一种真正的价值。这也将是巴黎峰会成功的第一要义。从现在到十月三十一号,所有国家无一例外都应切实地把各自对抗气候变暖的贡献方案转达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协议秘书处。尽管墨西哥,加蓬,摩洛哥和埃塞俄比亚排放很少的二氧化碳,但也加入了接受审查的国家行列(主要是欧盟国,美国,俄罗斯和加拿大),让世界知道他们做出的贡献。

       这些国家(也包括一些已面临紧迫情况的小岛国和非洲国家)期待的补偿品便是一份体现抗击决心、拥有合法强制力的协议。尤其是一份承认发达国家在温室气体排放中的历史责任的文本。现在到了小国家砍大国家兑现在哥本哈根履下的承诺的时候了,他们承诺过自2020年起支出一千亿美元。而目标是帮助小国以种看得见摸得着的方式对抗气候变化带来的后果,同时保证他们的发展。这绿色基金,虽然从操作上讲没有问题,但只靠一千亿美元还是杯水车薪。诚然,这基金对私人资金输出还是有不小的杠杆作用的。但这基金只有一半能够支出,无论是为维护森林,水资源还是建设堤坝,光伏、风力农场。基金的成立同时也为了在波恩的气候组织中建立信任。虽然它还很脆弱。这也就需要用心的财政机制来巩固它。

       从这周一在联合国举办的高级会议到的亚的斯亚贝巴发展筹资,从七月份巴黎的部长级气候会议到九月份纽约的首脑会议,再到土耳其安塔利亚的G20峰会,气候会议的法国主席不会缺机会来提出在筹资上的诉求。


Joël Cossardeaux

译自回声报(法)

图片来源:回声报(法)

2015.7.1


Newsletter订阅

快速申请通道X
*姓名
*Email
*电话
联系QQ
所在城市
需求描述